集团要闻

忙碌与艰辛让人肃然起敬

发布时间:2014-11-13 | 点击量:

我每天晚上去食堂吃饭都可以听到食堂谭师傅的念叨:“哎,老弯他们又不回来吃饭,工地事情又没有忙完,等下饭菜又要凉咯,还是拿去温着吧。”

作为一名项目资料员,我没有能够真正地切身体会到其他工程人员在路上的工作是有多忙多累,只有在偶尔经过的时候看到他们非常忙碌紧凑的工作剪影。但是我知道,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我窗户唤醒我的时候,拌和楼的轰鸣声也悠扬的传来,混凝土早已经开始在运转了;当我梳妆打扮想要以更好的精神面貌迎接一天工作的时候,楼下试验室井然有序做马歇尔发出击打的声音已经在我的耳畔响起;当我踏着清晨温和的阳光走向办公室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的时候,项目部的停车位已经空空如也,我知道,他们早在天刚露出一丝丝光亮的时候就已经出发,穿透清晨重重的雾水,奔向工作岗位。

我还没有来到交建集团铜合路面项目部的时候,就总是听同事说起老弯,说他的热心,说他的认真,说他的温厚待人。老弯叫詹志军,是路面项目部一名普通施工员。果然,名副其实。第一次见到老弯的时候,他就好像早就认识我一样地笑着跟我打招呼,问我吃过饭了没有。亲切感油然而生。然后接下来的时间,基本上是见不到老弯的,因为他总是在路上。偶然有一次,我跟随公司领导去工地慰问,那里正在铺沥青,热火朝天的景象,我看见老弯带领员工紧张而井井有条的忙碌着。一辆大型货车慢慢将沥青料倒在摊铺机漏斗里面,紧跟其后的摊铺机推动料车徐徐前进将沥青料铺在路面上,不远处的压路机来回将铺好的沥青路面压紧。看见我,老弯来不及摘下早已沾满沥青黑黑的棉手套赶紧走向我:”彭姐你是不是来发清凉饮料啊,我们还有些员工没有藿香正气液了,你有没有带?”我赶忙拿出特地带来的防暑药品,正打算吆喝一声让大家都来领的时候,老弯已经返回去安排了:“一组先去领药,赶紧领完之后换二组再去领,事情不能耽误了啊!”他一说完,被安排的员工就放下手中的工作过来领药品,而其他人还是有条不紊地继续干着手中的活计,一点都没有耽搁。发完药品,正想跟老弯道别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推着一个小机器在远处桥面的边上整实沥青。我很不解,沥青温度不是很高吗?不是有压路机吗?然后就问同行的一个技术员,原来是因为桥面边上的沥青压路机压不到,而沥青铺上去之后就是要趁着高温压实,效果才是最好的。看着他们脸上的汗水,看着他们身上早已失去原本颜色的工作服,看着他们脚上早已糊满沥青的胶鞋,我只感觉那沥青的温度已传到了我心底,很暖很热!别的行业要避高温作业,高温天气,别人可以放慢节奏,但是我们却要在高温中,抓紧时间抢工程进度,在这个最炎热的日子里开始大面积铺筑路面,各班组在太阳出来之前就早早地赶往施工地点开始他们一天的工作,他们个个都“全副武装”,戴着草帽,身穿长袖衣裤、脚穿厚重的胶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我来到施工现场一股股热浪迎面卷来,闻着浓浓的化学味差点要窒息了,而他们在烈日炙烤下顶着沥青高温进行作业,那一张张汗如雨下的脸,那一身身湿透的工衣,忙碌与艰辛让人肃然起敬。

此时已将近中午13时,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隔着鞋,脚底都感觉发烫,长时间呆在“桑拿天”的户外,让人闷得简直缓不过气。我忙问又回到主线施工正在擦汗的老弯:“这里很热很辛苦,项目部给你们提供了冰冻绿豆汤、凉茶及矿泉水,渴了热了,喝上几口,实在吃不消上空调车凉快凉快。”老弯接过话去:“我们就是做这个的,早就习惯了伏天的高温。”说话间,老弯总是笑眯眯的。脸上的皮肤更是黝黑黝黑的发亮,发现他总在不停地擦鼻子,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我不解地问同事,同事说老弯患上严重的鼻窦炎,最近鼻涕常常流浓,身体状况不佳,但他仍然带病坚持,继续忙活着......看着一边是来往车辆带起的阵阵尘土,一边是员工有条不紊的沥青摊铺路面,高温照射下,他们用劳动塑造了一幅最可敬的画面;他们用点点汗水在践行着铺路人的职责,换来铜合高速路面优质安全施工。

我看到的只是项目部忙碌的一个剪影,我知道就算是现在快要到年关,就算是早晨的温度已经要接近零度,就算是傍晚的风吹起来能冻到骨子里,在铜合高速路面现场依然有灰色的身影正挥洒着他们的汗水,而拌和楼的轰鸣声也依然呈现着风风火火的景象,因为他们一直在路上!

文/路面项管理部 彭  明

所属类别: 工作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